拆迁纠纷微信:18610172312
拆迁纠纷咨询电话:400-112-2026

您的位置: 主页 > 行业资讯 > 拆迁知识 >

行业资讯
拆迁知识

被拆迁户盯着这四个要点,确保承诺拆迁补偿费不会打折扣

文章来源: 房屋拆迁补偿
发布日期:2021-10-08
阅读人数:
  
  一、承诺的主体到底是谁?
  在本案中,向拆迁人出具书面承诺并盖公章的是两个主体:镇政府和拆迁改造项目指挥部。后一种则是由县政府设立的临时机构,在项目结束后即结束其历史使命。
  因此,该“指挥”不能独立承担法律责任,其所作的行政承诺应由县政府负责履行,并由县政府履行。
  对这个案件中被拆迁人来说,县、镇政府都做出了承诺,这无疑为他们获得这部分利益的最终实现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但现实中,拆迁人首先要做的就是明确这一“附加补偿承诺”的作出主体,确保将补偿利益全部落实到纸上,确保自己手上有盖公章的原件。假如拆迁方无法做到这一点,我们也自然而然地不能轻信其利益承诺。
  二、承诺利益的内容是否明确、准确;
  这起案件中的一个争议焦点是关于夫妻二人共同拥有的土地(限定两个入口位置)的补偿利益,这是本案争议的焦点。
  初审法院把目光集中在“宅基地”这个词上,认定该承诺违背了土地管理法中有关“一户一宅”原则的规定,并认为该房屋行政允诺内容违法,不能履行,不能履行,这显然违背了《土地管理法》中“一户一宅”原则。
  但二审法院却跳出了许诺的字面意思,将全部案件情况综合起来,认为所谓的“宅基地”仅指“建造门面房所用的地基”,并非是指法律上的农村宅基地。
  那是因为,李先生被拆迁的房子是国营地,而二人本身也是城市户口,根本不是农民。于是,它想要取得的自然就是指那“两个大门”需要的国有建设用地,而不是那些只能用来建造住房的农村宅基地。
  通过这种方式,这种违反书面承诺的情况也发生了变化,真正违背的是它所承诺的“优先购买权”没有法律基础,而非“宅基地”违背了法律。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本案的这份书面承诺是有严重缺陷的,即拆迁方当初承诺给被拆迁人的补偿利益到底有多大,没有说清楚,也都是自相矛盾的。
  签了这样一份“承诺书”,对于拆迁方来说显然风险很大。因此,行政允诺相对方在协商允诺内容时,必须保持头脑清醒,及时咨询专业律师,避免对方以含糊不清、含糊不清、不能履行的承诺作为交换。

口头承诺纠纷
 
  三、承诺事项是否超出承诺方的权限范围。
  这起案件所承诺的事,是政府为拆迁人提供房屋用地。在审理过程中,湖南高院认为,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出让属于县级政府自然资源规划部门的职权范围,书面承诺并未超出县政府的权限。
  而且,如果承诺方做出了一些其职权根本没有实现的承诺,那么拆迁者显然无法轻易相信。这样的事不能想当然或者“随感而行”,而是要及时咨询专业的拆迁律师团队,由专业的律师冷静而客观地作出判断。
  四、承诺的收益最终能得到实现吗?
  收益最终能否得到落实,取决于它到底能不能真正地实现,二要看是否严格合法。有些情况下,政府承诺投资者可以在一块土地上建房、建厂,但是,对于涉及的土地性质、是否存在违法占用、破坏环境等问题,都要严肃处理。这样的投资最好不要投资。
  但在本案中,湖南省高院对于行政允诺不能履行、政府如何补救等问题做了一番精彩的论述,概括起来就是:要履行诺言,就要积极履行,确不能履行的,可以行使行政权力及时纠正,不再履行错误的承诺;另一方面,还可以对当事人因承诺不能履行所造成的信赖利益损失作出必要的补偿,让相对人可以得到不低于甚至适当超过报酬的标准的好处。
  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法院认为县、镇政府可以先与李先生商议采取补救措施。如未能达成一致,则由两级政府根据城市房屋征收的法规及当地业务惯例,参照本案判决时当地签订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配合腾房的最高标准和一次性补偿标准,对李先生进行一次性补偿。
  在本案再审过程中,最高人民法院以“人无信不立,国无信不治”的诚信原则为基础,对上述判决的观点进行了再审,最后驳回高院的再审申请。